哈佛公开课 公正 第十一讲 公正有普遍原则吗?

发表于

康德认为亚里士多德错了
康德认为,法律的意志,宪法的核心,不在于教导或宣传美德,而在于建立公平的权力框架,在这个框架中,公民可以无拘无束的追寻自己对幸福的观念。【幸福是多元的而不是一元的。】

麦金泰尔的自叙观点Alasdair maclntyre
人类本质上是会讲故事的生物 这意味着在我回答“我该干什么?”这个问题之前,我得先回答“在某个故事或者众多故事里 我是谁?”

麦金泰尔认为,我们不能只以个人的形式去追求美德和其实现。只有承担起特定的社会身份,我们才能接近自己的生存环境。“我是某人的儿子或女儿” “这个或那个城市的居民”“我属于这个宗族、部落、国家”。所以,有利于自己的,也要利于其他扮演同样角色的人,从我的家族、城市、部落、国家的过去,我继承了各种债务、遗产、期望和义务。它们共同赋予了我的生命,我的道德起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为我的生命赋予了道德特质。

麦金泰尔认为忘记历史意味着道德丧失。
例如1945年后的德国人应该对犹太人什么态度?现代美国人应该对历史上的奴隶制度什么态度?

爱国主义应该是一种义务吗?
爱国主义是一种潜在品行的原因是它是一种公民义务的体现。

关于团结和参与义务

Rawls认为普通公民没有什么政治义务,因为普通公民不了解政治背后是由谁操纵的。

关于忠诚

billy是一位大学校长,他的兄长被FBI通缉,他在法庭上拒绝透露兄长的行踪。你赞同这种忠诚吗?【首先应该忠诚于家庭还是应该先忠诚于社会?】

我们应该在什么基础之上,什么原则下来做关于忠诚的选择?

公正是否只是约定俗成的产物?只是在特定时期、特定集体内占统治地位的价值观的产物?

Michael walzer认为,公平和社会意义相关,一个特定的社会是否公平,要看其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他们的生活方式是否符合社会成员对道德的共同理解。【这意味着公平可能只是在特定时期的一种美德而没有统一的标准。】

你的反馈很重要。欢迎留言互动。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