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群体有利于促进成功

我们都知道,生物进化的最高目的是繁衍。而对萤火虫来说,完成这个目的,主要靠发光。雄性萤火虫通过发光,来吸引雌性。

说到这,你可能会觉得,最佳的发光策略无非两种,要么做第一个发光的,要么找一个同类少的地方,自己发光。总之,要保持竞争意识,要确保自己是最显眼的。但事实是,萤火虫从来不这么做。它们往往是聚集在同一颗树上,同时发光,把这棵树照得像发光的圣诞树一样。

科学家专门研究过这个现象。结果发现,当一只雄性萤火虫发光时,获得雌性回应的概率只有3%。但当一群雄性一起发光时,雌性回应的概率,高达82%。注意,是每一只雄性萤火虫获得回应的概率,都提高到了82%。更重要的是,科学家还发现,萤火虫体内有一套生理感应机制,让它们能够准确的探测到同类发光的时间,准确度精确到毫秒。这个感应机制,就是为了确保,你能跟同类分毫不差的一起发光。你看,进化用上千万年的时间,塑造出了这个功能。而这个功能本身,对应的就是群体选择。它是为确保,所有萤火虫一起发光而进化出来的。

换句话说,生物的很多功能,它们本身就是为了适应群体选择而进化出来的。假如只有一个个体,这种功能根本没用,就像萤火虫的感应机制一样。但假如是一个群体,这种功能就会带来巨大的红利,个体也会因此获得巨大的收益。

简单说,过去我们都认为,要想成功,要想让个人利益最大化,必须要保持竞争意识,要尽可能的去争抢资源。但是,站在群体选择的角度,你会发现,生物的很多功能,不是为了自己好,而是为了大家好。同时,只有大家好,你才能真的好。

节选自得到对于《大潜能》的解读。

对人性的了解

在伊萨卡的乡村经常可以见到的那种路边摊。农民会在自己的农场前面摆张桌子,上面放些待售的农产品,旁边还会放一个盒子,盒子上的投币口很窄小,钱放进去就拿不出来了。另外,盒子是被钉在桌子上的。我当时和现在都认为,采用这种方式卖东西的农民其实对人性很了解。当然,会有很多诚实的人(尤其在小城镇)为农民摆卖的新鲜玉米或大黄支付足够的钱,但是农民也知道,如果把钱放在敞口的盒子中,肯定有人会把钱拿走。

经济学家看待人性时需要抱持和农民一样细致入微的态度。并非所有人都在搭便车,但如果你不当心,总有些人会把手伸向你的腰包。

理查德泰勒,卡斯·桑斯坦. 错误的行为+助推(套装共二册)(2017诺贝尔经济学奖理查德·塞勒获奖作品) (Chinese Edition) (Kindle 位置 2338-2339). Kindle 版本.

错误共识效应(false consensus effect)

一般来说,人们倾向于认为其他人和自己有同样的偏好。比如,iPhone(苹果智能手机)刚上市时,我让班里的学生匿名回答了两个问题:你用的是iPhone吗?你认为班里有多少人在用iPhone?用iPhone的学生认为大多数同学都在用iPhone,而没用iPhone的学生则认为大多数学生都没用iPhone。

理查德泰勒,卡斯·桑斯坦. 错误的行为+助推(套装共二册)(2017诺贝尔经济学奖理查德·塞勒获奖作品) (Chinese Edition) (Kindle 位置 4233-4235). Kindle 版本.

什么事情对于提升顾客满意度至关重要?

让顾客觉得公平对于提升顾客满意度至关重要。

我曾问过一家滑雪旅馆的老板,为什么在圣诞节假期不收取更高的费用?那几天,需求达到峰值,房间必须提前一年就开始预定。起初,他并不明白我在问什么。假期的房间价格已经是全年的最高价,所以没有人问过他为什么价格会这么“低”。我解释说,我是位经济学家,他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如果你在圣诞节假期敲顾客的竹杠,他们明年3月就不会再来了。”这对所有想要提升顾客忠诚度的公司而言都是一条很好的建议。

理查德泰勒,卡斯·桑斯坦. 错误的行为+助推(套装共二册)(2017诺贝尔经济学奖理查德·塞勒获奖作品) (Chinese Edition) (Kindle 位置 2193-2196). Kindle 版本.

几种类型的风险投资人

对风险投资人来说,最难做的决定就是是否要把大把钞票投给某个创业者。斯玛特对他们的决策过程进行了仔细研究。你可能会认为风险投资家会根据创业计划的好坏来进行决策,但实际上,找到好的创业思路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真正困难的是找到能够把好想法变成现实的创业者。要把好的理念变成可行的操作计划,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建设团队,需要应对各种压力和挫折,需要解决技术和人事方面的问题,还需要有钢铁般的意志和非同一般的专注力并坚持数年。这样的人非常罕见,简直是凤毛麟角。

斯玛特发现,风险投资家挑选合适人选的方法有很多种。实际上,不同方法反映出的思维方式也不相同。

有一类投资者称为“艺术评论家”,他们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眼前的创业者够不够格,就像艺术评论家品鉴一幅油画是不是真品一样。他们靠的是直觉和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

还有一类投资者称为“海绵”投资家,他们会花更多时间收集有关候选人的信息,他们像海绵一样,在面试、实地考察以及和举荐人的交流过程中收集有用的信息,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感觉进行决策。正如一位“海绵”投资家告诉斯玛特的那样,他们会随机挑选一些方面收集信息,这样就不会被大量的分析工作累垮。

还有“检察官”投资家,他们会像审犯人一样对创业者进行盘问,会用刁钻的问题来考验对方,让对方解决一些专业难题,或让他们回答如何处置一些假设的情况。

而“求婚者”投资家在乎的是如何与对方联姻,而不是如何评估对方。

“终结者”投资家则认为选择合适人选的努力是徒劳的,他们不会浪费时间对创业者进行评估,而是会从他们手里买下很有前景的商业计划,炒掉无能的创业者,然后雇人代替他们。

还有一类投资家被斯玛特称为“机长”投资家,他们用清单系统地完成评估工作。他们会对自己和他人犯过的错误进行研究,并从中吸取教训。他们还会编制正式的清单以防止此类错误再次发生。“机长”投资家强迫自己严守纪律,即便是直觉告诉他们某个候选人非常出色,他们还是会严格执行各项检查程序。

斯玛特对各类风险投资家的业绩进行了跟踪调查。到底谁能更胜一筹呢?我想你能轻松猜到这个问题的答案,那就是“机长”投资家。研究发现,“机长”投资家后来因为创业者无能而将其炒掉,或承认自己评估错误的概率是40%,比其他类型的投资者低10%。

“机长”投资家的投资回报也很有说服力。

调查显示,“机长”投资家的投资回报中位数是80%,而其他类型投资家的则不到35%。这并不意味着其他投资家的投资能力比“机长”逊色,经验的确是很重要的,但清单的使用能够给投资者带来更大的成功。最有趣的一个发现是,大多数风险投资家属于“艺术评论家”和“海绵”,他们都是不进行系统分析的直觉型决策者。在调查对象中,“机长”的人数只占到1/8,你或许会认为,这是由于大多数人不知道清单而造成的。但事实上,即使人们知道了也不会做出什么改变。斯玛特在十多年前就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后来他还撰写了一本名为《聘谁》(Who)的书对此进行详细说明。现在大家应该已经知道采用这一方法的好处了,但当被问及“机长”投资家的比例是否有所提高时,斯玛特却说:“没有,他们的人数依然很少。”

 

---节选自《清单革命》

世界上的问题分为三类

美国约克大学的布伦达·齐默曼(Brenda Zimmerman)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肖洛姆·格鲁伯曼(Sholom Glouberman)是两位专门研究复杂性科学的教授。他们提出了一种理论,将世界上的问题分为三类:简单问题、复杂问题和极端复杂的问题。

简单问题是那些具有明确解决方法的问题。如用特定配料烘焙蛋糕。对于这类问题,可能需要学习一些基本技巧,但是一旦掌握了这些技能,成功的可能性就会非常大。

复杂问题类似于把火箭发射到月球上这类问题。虽然有时候你可以将其分解为一系列简单问题,但是却无法找到直接的解决方案。一般来说,这类问题需要掌握不同专业技能的人组成团队,通力合作才能成功解决。时机和协调成了成功的关键因素。

极端复杂的问题类似于抚养子女这类问题。一旦成功地将火箭发射到了月球上,那么在发射其他火箭的时候就能重复和完善这一过程。毕竟,火箭就是火箭,它们之间有很大的相似性。但抚养子女就不同了,因为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虽然成功抚养一个孩子能让你积累经验,但这并不意味着在抚养下一个孩子的时候也能成功。虽然专业技术是非常重要的,但它们却不是获得成功的充分条件。抚养不同孩子的方法可能截然不同。这体现出极端复杂问题的另一大特性:结果的不确定性非常大。虽然我们知道有可能成功抚养孩子,但是这一过程极其复杂。

《清单革命》

爬山清单

1,无人机(提前检查充好电)

2,相机(提前检查充好电)

3,冲锋衣(防风防雨)

4,登山杖

5,坚果(补充能量)

6,功能饮料(提神醒脑)

 

一个古老的笑话

监狱里来了一名新囚犯,而这里的老囚犯们都已经被关押很长时间了。这位新囚犯发现,老囚犯中有人会偶尔喊出一个数字,之后其他人都大笑不止。他问一位狱友这是怎么一回事。狱友告诉他,他们在一起关了很久,所有人知道的笑话都讲遍了,所以为了节省时间,他们给笑话编了号。接着又有人喊了几个数字,随后还是哄堂大笑,这位新人决定也试试,于是喊了一声“39”,结果没有人笑。他又问狱友大家为什么都不笑,狱友回答说:“有些人真的不会讲笑话。”

理查德泰勒,卡斯·桑斯坦. 错误的行为+助推(套装共二册)(2017诺贝尔经济学奖理查德·塞勒获奖作品) (Chinese Edition) (Kindle 位置 2526-2530). Kindle 版本.

减少和避免吸烟承诺行动

旨在帮助人们做出承诺并获得成功的组织早已经出现了。CARES(减少和避免吸烟承诺行动)是一项由菲律宾棉兰老岛卡拉加绿色银行推出的节约计划。想戒烟的人需要在这家银行申请一个至少存入1美元的账户(有时候银行工作人员甚至会每周主动上门收取这笔钱)。6个月之后,客户将接受尿样检查以证明他最近没有吸烟。如果通过这一检查,他便可以将这些存入的钱取回来;如果没有通过,他账户上的钱将被捐献给慈善机构。

麻省理工学院的贫困行动实验室对这些结果进行了评估,结果令人满意。开立一个账户能够使那些想戒烟的人的戒烟成功率提高53%。没有其他任何一种戒烟方法(包括尼古丁贴片)取得过这样的成效。

理查德泰勒,卡斯·桑斯坦. 错误的行为+助推(套装共二册)(2017诺贝尔经济学奖理查德·塞勒获奖作品) (Chinese Edition) (Kindle 位置 9440-9444). Kindle 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