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公开课 公正 第二讲笔记 生命有价格吗?

发表于

功利主义
定义:最大化公共福利 集体幸福 效用最大化 由边沁提出
边沁:12岁考入哈佛,19岁拿到法律执照但从未执业,致力于学术研究伦理学和法理学
功利主义推理得出:我们在痛苦和幸福的主宰下生活,这两点是我们人生的主导。所以任何道德体系都要将这两点纳入其中。
如何纳入?—将其最大化。从而产生绝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这条准则。
如何最大化?—幸福(效用)作为一条准则 效用最大化不仅适用于个人,同时还适用于团体和立法者
团队究竟是什么?—是构成这个团体的个体总和。
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说,如何制定最佳政策、制定合适的法律,裁定公正?-应该将此政策的所有利益加总,减去所有的成本。正确的做法就是:最大化幸福和痛苦的差额。

功利逻辑被命名为成本收益分析,一直以来被政府和公司所采用,通常用美元计价,表示出不同方案的成本以及收益的效用。

eg:捷克准备对吸烟征收消费税。Philip Morris烟草公司在捷克有庞大的业务,他们委托第三方对捷克的吸烟现象进行了研究,做了一份成本收益分析,结果发现:公民的吸烟行为可以让政府受益。
具体的收益包括:负面:吸烟会增加政府的医疗支出。政府的受益:烟草税,以及烟民早逝政府得到的医疗储蓄、退休金支出、年长者的住房支出。综合成本和收益后,公共财政净收益为147万美元。可以从每名因为吸烟而早逝的公民身上获益1200美元。

eg:福特70年代的斑马车存在缺陷,可能造成人员伤亡。有人去诉讼,发现福特早已知道。福特经过成本收益分析,为每辆车召回的成本是11美元,一共1250万辆,总成本是137M,收益是:假设有180人死亡,每人需要赔偿20万美元,180人受伤,每人需要赔偿67000美元,2000辆需要维修,每辆700美元,收益为49.5M。收益小于成本,所以没有召回。庭审员对此表示非常震惊。

讨论环节:生命是否可以用金钱来计价?

对功利主义的两种批判:
1,功利主义没有充分尊重个人或少数派的权利。
2,个人的效用或偏好或价值无法加总
2.1 只用了一个单一的计量指标,比如美元。
2.2 难道不应该对高级乐趣和低级乐趣加以区分吗?(斗兽场的罗马人的快乐)

eg:20世纪30年代有一位心理学家桑代克,做了一项关于痛苦的价格计量调研。比如说花多少钱你愿意切掉一个小拇指,花多少钱愿意吃一条活蚯蚓,多少钱愿意余生去堪萨斯生活。
调研结果:最贵的是去堪萨斯,30万美元,第二贵的是吃活蚯蚓,10万美元。
桑代克的研究结论:一切存在的需求或满足均以某种量的形式存在。

eg:假设在9月10号逮住了一名嫌疑犯 应该对他施以酷刑吗?

穆勒对于功利主义的批判的回应
尝试对功利主义进行完善,加上人性的因素。
《功利主义》中阐明:效用是衡量道德的唯一尺度
认为功利主义者可以区分高级乐趣和低级乐趣。
穆勒判断乐趣的高低的唯一测试就是:一个两者都体验过的人会如何偏好。

三个短片:1,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2,各种极限挑战,3,辛普森一家
绝大多数人喜欢3
这三个哪个是更高级的乐趣?
有个学生的观点是迫于文化习俗的压力,要喜欢高雅的艺术画,实际上本身更喜欢漫画。

穆勒:“宁可做一个不满足的人,也不要做一只满足的猪。宁做不满足的苏格拉底,不做一个满足的傻瓜。如果傻瓜和猪有不同的看法,那是因为他们只知道自己的观点。”

穆勒如何回应对个人权益的漠视。
尝试论述正义。

边沁死于1832年,享年85岁,按照医嘱,他死后将自己的身体制作成了蜡像保存,在伦敦大学展示。边沁在死前思考,一个死人对世界有什么用?对于一个伟大的哲学家来说,更好的做法是保存他的容貌来激励后背的思想者们。

你的反馈很重要。欢迎留言互动。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