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

发表于

几十年前,著名学者福山写了一本书叫做《历史的终结》,断言西方的制度是人类社会文化演进的终点。25 年后,又写了一本《政治制度的起源》,在书里大肆批判西方制度 ……

18 年下半年,由于版号的限制,腾讯游戏部门的营收大幅放缓,股价爆跌 40%,引出了无数批判腾讯的文章,从组织到文化到战略,分析的头头是道。然后版号放开了,游戏营收重回增长,腾讯两年涨了四倍。

再讲一个百度的故事。我认识三个百度的前 VP/SVP,所以对这段故事很了解。由于平台分化的大趋势,百度核心搜索业务越来越被边缘化,股价跌跌不休。像大家 18 年批判腾讯一样,这些年来批判百度的文章更多,甚至我在百度的朋友他们自己都认为百度的文化和组织确实有很大的问题。但是当百度当年(在陆奇的领导下) all in AI 的第一个作品:无人车逐渐浮出水面的时候,股价半年内涨了四倍,现在大家又对它信心满满了。

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

人总是很难避免,以当下的结果论英雄,而看不到背后的势能。

看到西方强大,就说西方制度好,看到西方衰落,就批评西方的制度。看到腾讯、百度股价跌,就说它们这不好那不好,看到股价开始涨了,态度又变了。

换句话说,大家都在干 “责于人” 的事儿。

曾鸣曾逼问马云你成功的原因到底是啥,马云想了很久给了两个词:中国崛起和互联网。都是 “势”。

17 年百度战略会,决定做短视频还是做图文信息流,高管们一口咬定抖音的 DAU 满打满算不会超过 3000 万(因为当时抖音只是一个音乐 APP,中国每天听音乐的人不多),所以决定 all in 图文信息流,打今日头条。结果赢了战役,输了战争。

抖音背后的势能其实是视频化。

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

前端时间和梁宁姐讨论一个企业如何摆脱本能式增长,靠布局赢得战争。

布局靠 Vision,路径靠势能。

Vision 是看到尚不存在但一定会发生的事情,比如 2014 年美团进入外卖市场,当时美国的上市公司 Grubhub 20 亿美金,每天 20 万单。饿了么 09 年成立,做到 14 年每天 18 万单。看上去不错,对吧?

可是美团认为在中国这个国家,人力资本便宜,城市人口密度大,外卖大概可以做到 1000 万单每天,价值 1000 亿美金。所以美团投入巨大的资源,一年超过饿了么,15 年就做到了 100 万单每天。

布局靠 Vision,看到尚不存在但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但这个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太难了。所以还有下半句,路径靠势能。饿了么踩上了外卖的势能,虽然没有布局能力,但以 95 亿美金卖给阿里,对于几个二十几岁创业的小伙子来说也足够成功了。

路径靠势能。当你不知道应该走哪条路的时候,沿着势能走,一定没错。

势能到底是啥?

我想了挺久,目前阶段性的答案是:非对称。

在物理上,一个小球处于相比于地面越高的位置,它的势能越大。所以势能来自非对称,在这个案例里,是距离地面高度的非对称。

为啥中国的移动支付比美国发展的快这么多?因为美国信用卡已经很发达,所以移动支付的对立面是信用卡,信用卡也很方便。但是中国移动支付的对立面是现金,太不方便了。

一篇 500 字都说不清楚的东西,一个 15 秒的视频可能就说清楚了。这个就是非对称。

但是这样去理解它依然是逻辑。有没有更简单的方法?

有,看增速。

什么东西增速快,它背后一定有势能。

贝索斯从 D.E Shaw 辞职的时候都没想清楚自己到底要干啥,只是看到了互联网在 1994 年的增速是 2300%。字节跳动为啥做抖音、西瓜、火山?因为发现今日头条 APP 里视频的播放量在 15~16 年增长了十倍。

所以跟着势能走。

大成靠 Vision + 势能。靠 Vision 驱动的企业家凤毛麟角,但追求势能并不难,人人都能学会。

所以,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

当年 Google 的 CEO 施密特挖 Sandberg 去 Google 的时候,Sandberg 问施密特我去了干啥?施密特说:“如果有人邀请你坐上火箭,就不要讲究位置了吧”。因为当时 Google 的数据每个季度都在翻倍。

—转载自微博用户 @Murph丶璇

你的反馈很重要。欢迎留言互动。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