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方达张坤的投资方法论

发表于

投资方法论

我愿意跟生意模式很好、竞争力很强的企业非常长期地一起走下去,我愿意陪他们走很多年,可能五年、十年或者二十年。

很多人更关注企业的边际信息,这个季度、这一年业绩怎么样,这一年行业有没有贝塔、有没有5G或者投资主题拉动等等。

对我来说,一个事情发生,如果三年后回头看它不重要,那它在这个时间也不重要。

另外,我不太愿意撒胡椒面,愿意比较集中地持有一些行业企业,一定要优中选优。

大家很容易低估重仓持有一个公司的难度,但这是对持有人水平很重要的一个考量。

通过什么方法来找到确定性

中国经济增速会慢慢稳下来,长期会走到3%、4%甚至更低增速。

一个经济体的增速越低、越稳定,带来结果是,企业的逆袭会非常难。

2000年以后,美国这20年真正诞生的新的大公司,只有Facebook。微软和苹果都是四十几岁的公司了。一个科技公司40岁,相当于100岁的消费品公司。

我们要找的确定性就是,第一,商业模式非常好的公司,它有很强的自由现金流,自己就能够滚得起来,这种公司在A股很少。

第二,这家公司有很强的竞争力,可以对同行、上下游都很强势。这种优势过去会面临一些挑战和不确定性,但是未来经济增速越来越慢,这种优势在无形中是被放大的。

举个例子,大家很看重需求的变化,因为这个很闪耀,但对于供给的变化没有那么关心。但我认为,一个行业供给侧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才决定了企业能赚多少钱。

比如,美国烟草公司菲利普·莫里斯,历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全球很多政府,90年代开始禁止香烟企业打广告。

消费品企业不能打广告,就是灾难,大家第一反应是这很糟糕,但长期看,它却把这个生意从good business(好企业)变成了great business(伟大的企业)。

第一,不让打广告,就意味着新品牌没有任何成长起来的可能性。

第二,会强化消费者心中最强的品牌,因为大家已经看不到第二名打的广告了。

第三,烟草公司每年大量的营销费用不花了,变成股东的利润了。

可以确信的是,只要全球对烟草广告不友好,诞生一个新的烟草品牌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消费品也是一样。所以,从确定性投资来说,我更多会从行业的供给端、竞争格局找到未来可持续的东西。

能确定的东西不多,但我们能找到确定性的东西。我们也不需要找到很多,找到几个就足够了。

什么叫强的企业?

简单说,就是你敢跟你的客户说不,我不跟你做生意了。有篇写中美贸易战的文章写的挺好:“如果你没有掀桌子的实力,你不会在谈判桌上得到任何东西。”但中国大部分企业没有到这个地步。

护城河最朴素的概念,就是你赚大钱,但是也不能让别人进得来,而且让别人花钱都不知道怎么打穿掉你。

比如,所有人都知道茅台,成本50块一瓶的酒出厂价969块。赚钱吗?赚。羡慕吗?羡慕。你去复制一下试试?你都无处着手。

就像巴菲特讲的,你给我1000亿美金,我可能不知道怎么去跟可口可乐打,但我知道怎么跟美国钢铁打,怎么跟这些靠资产堆积起来的公司去打。

比如,Costco会做大量自有品牌,比如鱼油、纸巾、拖把什么的。但你看Costco敢做自有品牌的可乐吗?它做不了,它做了Costco牌的可乐,没人买,这就是可口可乐牛逼的地方。

做投资,一定要买那种很赚钱、但让人无奈无法去分一杯羹的公司。

三个会出大公司的领域,驱动力不一样

全球来看,消费品、医药、科技是三个最大的产生大公司的领域。消费品是品牌和渠道推动的,在消费品行业,小公司很难有机会。

科技企业大部分是渠道(平台)推动的,比如,微信、阿里巴巴是最牛逼的渠道,所有人都要来从这走,脱离开巨头的平台支持,小公司要成长起来非常难。

医药是所有行业里唯一一个小公司可以有机会独立变大的。为什么?因为医药是产品驱动的,产品驱动的公司,稳定性要比品牌驱动和渠道驱动弱得多。

你只要做出一个特别牛逼的产品,公司叫什么无所谓,产品能治病就行。所以,美国有大量小的生物科技公司成长起来,大药厂反而要去高价并购这些公司。

H医药也是个产品驱动的公司,你看五年十年,确信度没有办法那么高。

你可以说H医药是个很优秀的公司,我百分之百同意。这种优秀必须来自于它极其勤奋的选中下一个新药的靶点,不错过任何一次行业的风口,才能够保证它持续地成长。

H医药从小到大成长到今天,早年做仿制药,后面做me-too药、小分子、大分子,踏对了每一个浪潮。但即使今天的H医药,这么大的公司,除了销售方面,在产品方面它也没办法确保在未来的产品上它跟小的公司有绝对大的优势。

—摘录于公众号《投资人记事》

你的反馈很重要。欢迎留言互动。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