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 读书笔记之一

发表于

投资的第一条规则就是能够玩下去 THE NO.1 RULE OF THE GAME IS TO STAY IN THE GAME

不看公司说的,而看公司做的,具体包括上市公司有没 有增发新股,有没有分红,小股东有没有真实的投票权,独立董事是 不是真的独立,高管薪酬与净资产收益率(ROE)回报之间是不是真的 挂钩。这样的独立研究,让我掌握了寻找独特视角观察和判断问题的 能力。 

从本质上看,股权资产,不管是上市公司股票还是非上市 公司股权,其价值都取决于公司的剩余现金流,而债券则只基于固定 收益的获得。 

对于一名投资人而言,理解潜藏在巨大势能中的关键行业和企业,是非常重要的能力。

一旦善于理解变化,投资人讲极大拓展其可理解的范畴。

西方投资人经常说这样的一句话:在过去的100年里,是乐观主义 者带领着美国的股市走到了今天。我想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中国,悲观 主义者可能猜对了当下,但乐观主义者却能够赢得未来。 

一个商 业机会,不应看它过去的收入、利润,也不能简单看它今天或明天的 收入、利润,这些纸面数字很重要,但并不代表全部。真正值得关注 的核心是,它解决了什么问题,有没有给社会、消费者提升效率、创 造价值。 

价值投资的核心还是商业洞察力,即对人、生意、 环境和组织的深刻理解 。

奥乐齐最大的特点就是几乎所有的商 品都没有品牌,他们认为品牌会产生广告费,这些都会转嫁到消费者 身上。它的90%以上的商品都是自有商品,库存保有单位更少,最初只 有300多,发展到现在也就800多。更厉害的是,它的组织是完全去中 

心化的,所有的店长既是资本方,也是运营者。店长自己决定店里该 卖什么,总部只是提供采购清单。这真正是“让听到炮声的人决定仗 怎么打”,把现代化的供应链流程和原始的夫妻老婆店的精髓结合了 起来。 

对于数据,我有这样几个理解:

第一,数据不等同于真 相,真相往往比数据更加复杂,研究人员需要看到的是具象化的真 相,而不是抽象的数据;

第二,数据本身没有观点,研究人员不能预 设观点、只喜欢那些能够支持自己观点的数据;第三,数据不一定永 远有用,不同情况下,一些曾经有用的数据可能不再有用,需要找到 新的指标。很多人迷恋数据是因为数据可以作为挡箭牌,抵挡因为懒 惰而带来的错误,从而把责任怪罪到数据上。 

正确的理解是:精确的数据无法代替大方向上的判断,战术上的勤奋不能抵消战略上的懒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