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智慧的准确性

发表于

一个非常热门的游戏节目《谁想成为百万富翁》。在这个节目中,参赛者必须在四个可能的答案中进行选择。如果某位参赛者连续选对的次数足够多,那么他就可以赢得100万美元。如果某位参赛者被某个特定的问题难住了,他还可以使用自己的“救生索”,救生索有两条,一条是打电话向他人求助,但只能使用一次。通常来说,参赛者求助的对象一般是一个专家,而不会是从初中玩到大的“死党”。另一条救生索是让参赛者请现场观众投票选出正确的答案。顺便说一下,现场观众中,会有《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的编辑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师。

这个电视游戏节目的数据表明,参赛者求助对象的选择,只有不到2/3的准确率。在这里假设,这些求助对象至少表面上是一个专家。还可以假设参赛者只有在遇到难题时才会求助于“专家”,因为不会有人愿意浪费一次宝贵的机会去问“杰克逊五人组”这个乐队有几个成员这样的问题。尽管,用20世纪80年代的摇滚偶像密特·劳弗(Meat Loaf)的话来说,在困难的问题上,2/3的准确率也算是不错的了。但是,这种准确率与观众群体预测的准确率却完全无法相比。当被要求投票决定哪个选项时,现场观众10次中有9次是正确的,9/10的准确率是惊人的。事实上,这样高的准确率不仅仅是令人震惊的,有时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神奇的。

虽然有人可能会认为群体预测的准确性是从某个既深奥又神秘的过程中浮现出来的。但是,这里其实没有什么神秘的东西。错误的答案相互抵消了,从而让正确的答案像奶油一般浮出了水面。

摘录于《多样性红利》
作者:斯科特•佩奇 ( Scott E. Pag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