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为了行动而学习

发表于

人们生来就是为了行动,而非听人教诲、摆弄符号、死记硬背一大堆东西。至少自1938年教育哲学家约翰·杜威(John Dewey)发出劝诫以来,这已是教育者们的共识:
固然小孩也应该有短时间的静思机会,但是这些机会能成为真正的思想的机会,只是在身体活动之后,用来组织由手和脑子以外之身体的其他部分在活动时所获得的东西。

有经验的教师和学生都知道,单纯听听讲座,不经思考地摆弄摆弄符号,死记硬背一些东西并非最好的学习方法。活动在教学中是必需的。我们会去学习那些有助于达成目标的必要知识。如果你的目标是在街角换个零钱、谋些小利,你将学到这些行为所必需的算术知识。这并不代表课堂学习毫无用处。课堂上的代数教学对于那些想要在金融领域谋得高位,想证明数学定理,或想知道怎么把火箭送上月球的人来说必定很有意义。

但课堂上讲授的大多数知识与学生们真正在意的目标是分离的。学生们通常很难把他们学到的阅读、写作和算术同未来生活中的实际应用联系起来,因此,他们常常是为了学习而学习,而非为了行动而学习。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教育者总是抱怨学生没有真正理解他们自己所读的东西。对这种一知半解感到震惊的往往是学生本人,他们觉得自己读得非常认真。让学生们感到惊讶的是,他们在理解测验上表现得多么糟糕。他们学习、学习、再学习,感觉已经理解得非常深入了,但他们还是无法答对有关阅读内容的基本问题。这种现象如此常见,以至有了一个专有名词“理解的错觉”,不禁让人联想到深度错觉。

理解的错觉源于人们对熟悉和识别这两个概念的混淆。当你用眼睛扫过一遍文本,下次再读时,文本的内容的确看起来很熟悉。即便距离你上一次读它已经过了很久,这种熟悉感仍然存在。心理学家保罗·科勒斯(Paul Kolers)设置了一种极端情况,让受试者阅读字母反向的文本(每个字母都上下颠倒)。一年多后,他发现相同的这群人阅读同一份文本时的速度仍然比读一篇从未见过的新文本的速度要快。他们有关阅读某些特定文字的记忆能够保留长达一年之久。

摘录于《知识的错觉》作者:[美] 史蒂文·斯洛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