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反对的到底是什么?

发表于

最近少有议题能像2010年立法通过的《平价医疗法案》(更为人所知的是“奥巴马医改计划”这个名字)一样让美国人如此兴奋。这一法案已成为众多辩论的主题,并被共和党当作攻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表现的利剑之一。共和党人在国会多次投票废除或修订该法。然而,尽管两大党都十分激动且已各自表明态度,但没几个人真正理解这个法案。事实上,一项由恺撒家庭基金会于2013年4月进行的调查发现,40%的美国人甚至都不知道《平价医疗法案》是一部法律(12%的被调查者认为这项法案已被国会驳回了,当然它并没有)。

但这并不妨碍普罗大众对此法案抱有强烈异议。2012年,就在最高法院裁定关于该法的重要条款维持原判之后,皮尤研究中心随即进行了一项调查,询问人们是否支持该判决。理所当然地,答案是极端分化的:36%赞成,40%反对,24%未表态。皮尤研究中心的问卷还包括一个提问:法院的裁决是什么。只有55%的人答对。15%的人说法庭的判决与法律相悖,30%的人表示不知道。因此,76%的人表达了看法,但只有55%的人知道他们在就什么议题表达意见。

《平价医疗法案》不过是众多更广泛的议题中的一个例子罢了。公众舆论比民众的理解判断更加极端。2014年,最强烈支持军事干预乌克兰的美国人正是最不可能在地图上找到乌克兰位置的那群人。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例子:一项俄克拉何马州立大学农业经济学系的调查[插图]询问消费者,对经过基因工程改造的食品是否应强制性标注。约80%的受访者的回答案是肯定的。支持这样一条法规似乎极具合理性。人们理应了解他们想要知道的信息,他们也有这个权利。但还有80%的受访者赞同应制定一条法规,要求对含有DNA的食品也强制标注。他们认为民众有权知道他们的食物里是否含有DNA。你现在是否也百思不得其解,因为跟所有生物一样,绝大多数食物都含有DNA。根据受访者的回答,所有的肉类、蔬菜和谷物应该被打上“小心:有DNA”的标签。但是,倘若我们拒绝吃含有DNA的食品,我们都会饿死。

摘录于《知识的错觉》作者:[美] 史蒂文·斯洛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