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太空的一年》读书笔记 2

发表于
  • 在早期的太空飞行中,驾驶技术是关键因素。而在21世纪,我们之所以被选拔为宇航员,是因为我们有从事许多不同类型工作的能力,我们能与他人相处融洽,尤其是在长期工作紧张和环境拥挤的情况下。我的每一位同事,不仅是各种高强度工作的密切合作者,也是我的室友以及全人类的代表。
  • 在飘浮状态下睡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你没有练习过的情况下。我的眼睛是闭着的,但宇宙的闪光偶尔也会照亮我的视野,这是因为太空辐射击中我的视网膜,眼睛产生了光的幻觉。在阿波罗时代,宇航员第一次注意到了这种现象,但眼睛产生幻觉的原因,我们至今仍然不完全清楚。
  • 国际空间站更像是一艘在海上航行的船,而不是一架飞机。国际空间站就像潜艇一样能够自动运行。我们无法驾驶空间站,因为它是由软件控制的,即使它需要人工干预,我们也要通过空间站或地面的计算机干预。我们住在空间站里,就和你住在大楼里是一样的;我们在空间站里工作,就和科学家在实验室工作是一样的;我们还要研究空间站,就像机械师研究船只一样。
  • 俄罗斯航天局对宇航员的补贴制度跟美国的也大不相同:他们的基本工资比我们要低得多,但他们在太空飞行的每一天都会得到奖金。(虽然我每天只能拿到5美元的太空飞行补贴,但我的基本工资要比他们高得多。)然而,一旦他们犯了“错误”,他们的奖金就会减少,而对这些错误的判定相当武断。我怀疑,宇航员们的抱怨,甚至是非常合理的抱怨,都会被判定为一种错误,宇航员会被扣奖金,并有可能被剥夺再次进行太空飞行的机会。因此,他们对每件事的回答都是“很好”。
  • 在太空看电影时,我们会本能地调整到一个看起来就像是躺在屏幕前的姿势。在失重状态下,我们的姿势对身体的感觉没有任何影响,但躺下和放松之间的相关性非常强烈。所以,当处于类似躺下的姿势时,我会感到更加放松。
  • 如果人类想前往火星或太空中的其他地方,厕所是必不可少的。空间站上的厕所不仅用来储存废物,尿液处理器还会将我们的尿液蒸馏成饮用水。像这样的系统对星际飞行任务来说十分必要,因为将数千加仑的饮用水带到火星上是根本不可能的。在国际空间站上,我们的制水系统几乎是一个循环的封闭系统,偶尔才需要补充一些淡水。我们净化后的一些水还可以用来制造氧气。
斯科特·凯利,玛格丽特·拉扎勒斯·迪安. 我在太空的一年(一本书让你开启宇航员的英雄之旅。奥巴马盛赞的宇航员,太空中的社交网络红人) (Chinese Edition)  Kindle 版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