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太空的一年》读书笔记

发表于
  • 由于美国的航天飞机在2011年已经退役了,因此,我们只能靠俄罗斯人的飞船飞向太空,而且必须动身前往哈萨克斯坦沙漠草原中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BaikonurCosmodrome)。
  • 在最近一次飞往国际空间站的飞行中,我执行了159天的任务,骨量流失,肌肉萎缩,血液重新分配导致心壁紧缩。更令人不安的是,就像许多其他宇航员一样,我的视力出现了问题。我曾接触过比地球人承受限度高30倍的辐射,那相当于每天做10次胸透。这种接触会增加我下半辈子罹患致命癌症的风险。然而,这些风险都不能与最令人不安的风险相提并论:当我在太空中无法回家的时候,我所爱的人可能会遭遇不幸。
  • 1960年,苏联的火箭发射台发生爆炸,数百人丧生。如果这件事发生在NASA,它应该会对这一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并制定一系列新的规定,以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但苏联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在第二年将尤里·加加林送入了太空。1989年,相关信息被解密后,苏联才承认了那次灾难性事故。
  • 我讨厌这些飞行服,那些有多年宇航服制作经验的俄罗斯人竟然无法理解我们在太空中会长高3~5厘米。因此,短短几周之后,我就穿不进“美国队长飞行服”了。
  • 我闻到了一股奇怪而熟悉的味道。没错,这是一种强烈的金属灼烧的味道,就像独立日烟火的味道一样。暴露在真空环境下的物体会散发出这种独特的气味,有点像焊接时的气味——这就是太空的味道。
斯科特·凯利,玛格丽特·拉扎勒斯·迪安. 我在太空的一年(一本书让你开启宇航员的英雄之旅。奥巴马盛赞的宇航员,太空中的社交网络红人) (Chinese Edition)  Kindle 版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