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在信息时代,你会发现一个现象,一个开放的、包容多元文化的社会,容易催生出伟大的公司。而一个封闭保守的地区,发展就缓慢。

这个现象很好解释。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一个封闭的系统永远朝着熵增加(也就是越来越无序)的方向发展,一定会越变越糟糕。而要扭转这种局面,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外界引入负熵。

比如你可以用空调机将炎热的室外变得更热,让凉爽的室内更凉爽,这是因为空调机消耗了能量,也就是引入了负熵。这时候,你的房间内外其实不再是一个封闭系统,而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它和远处的发电站连为一体。

对于一个地区、一个组织也是如此。它只有成为一个开放的系统,会引入负熵,才有可能让系统通过与外界的交换变得更加有序,也就是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

世界上最有经济活力的地区可能要数硅谷地区了,它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它自身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不断地从世界各地引入新的人才,不断地丰富本已很多元的文化,才能在整体上蒸蒸日上。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硅谷地区每年和世界各国进行人才交换,净流入1.7万~1.8万人,这些人大多是思想活跃的年轻的专业人士。他们实际上是给硅谷带来了负熵。类似的,中国最开放而包容的城市是深圳,其次可能是浦东或者长三角的一些城市。

相反,一个封闭的社会,如果闭门造车,最终那里的人会变得同质化,整个环境就会变得死气沉沉。我一直非常强调工作地点,反对年轻人贪图安逸,跑到生活成本低的三四线城市去,因为那些地方是相对封闭的系统。

一个地区也好,机构也罢,从外面引入负熵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直接与外界进行人的交换,另一种则是接受外面新的思想。前者可以被看成是引入负的能量熵,后者则是引入负的信息熵。

日本明治维新时,在很大程度上是采取后一种做法,即把西方的思想全面引入日本。对于一个机构也一样,既可以通过对外进行合作引入负熵,也可以直接引入外界的技术和管理思想,这方面很好的一个例子就是华为。

1994年华为开发出了当时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C&C08程控交换机,并且经过努力获得邮电部的认可之后,从此它的产品在中国市场上站住了脚。但是,如果华为还是按照习惯性的管理方法来管理公司,它就会和国内大部分IT企业一样,成为一个“窝里横”的公司。

1998年,华为迈出了成为后来国际化大企业关键的一步,任正非决定从IBM聘请大批顾问,将公司打造成合乎信息时代做事规范的国际化企业。

当时华为很多高管对IBM开出的高价目瞪口呆,怀疑那些钱花得不值,但是任正非力排众议,接受了IBM的报价,然后开始了一场长达数年的全面学习IBM管理的变革运动。

和一般中国企业聘请一些外国成功企业,或者咨询公司为自己把脉、找问题、给出解决方案、改进管理所不同的是,华为在这个改造期间,很多部门是由IBM的顾问直接担任负责人,华为的干部则为他们担任助手,向前者学习。通过这样手把手的传授,华为最终在管理水平,特别是研发管理上,成功达到了世界一流的水平。

在这个过程中,华为得到的是什么?你可以说是先进的管理经验,但是从本质上讲是负熵。

对于个人来讲,什么算是引入负熵呢?那就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这两句话当然是比喻,第一件事是指自己走出去和别人接触,我把它等同于在能量上引入负熵。第二件事是指接受新的信息,引入负的信息熵。

我有时听一些朋友讲,我太忙,没时间走出去,没时间学习,或者我太内向,不善于和别人打交道。对此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难,但是世界自有安排,不会因为谁困难就照顾谁。不管什么原因,一个人一旦封闭起来,他就离无序的状态不远了。

摘自 吴军《信息论四十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